主页
天仙资讯

九寨沟恢复开园:“补钙”一年,诺日朗瀑布正重获新生

更新时间:2019-10-19 15:20:28点击:3719

九寨沟地震后,一向以壮观闻名的诺日朗瀑布瞬间收缩成涓涓细流,让无数人感到遗憾。

九寨沟。澎湃新闻记者徐慧图

9月27日,《澎湃新闻》在九寨沟看到,地震发生两年后,诺日朗瀑布恢复了昔日的雄伟姿态,山谷中再次听到“隆隆”瀑布声。

据九寨沟风景区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九寨沟震后恢复以自然恢复为主,人工干预为辅。然而,经过数万年的钙侵蚀,诺日朗钙华瀑布怎么可能在地震后两年重生呢?

据澎湃新闻相关信息显示,西南科技大学环境研究所(以下简称“西南科技大学”)利用微生物矿化和仿生技术促进钙质地质的形成,推动九寨沟震后恢复。该研究所环境科学与技术研究所的大型污染物安全与控制小组花了一年时间成功地为诺日朗瀑布“补钙”。自然恢复后,它又回到了现在的样子。

填补近20m长的裂缝仍然需要自然修复。

9月26日,九寨沟风景区恢复开放的前夕。澎湃新闻在野次郎瀑布会见了西田污染控制小组,他们正在这里采集数据。据领导该团队的赵学勤博士称,在景区向游客开放之前,他们专门监测了地表水化学、微生物群落结构、碳酸钙沉积等数据。这包括生物取样、水取样、灰尘取样等。目的是通过景区开放前后相关数据的对比,为景区交通管理和科学保护提供基础数据。

作为诺日朗瀑布修复专家组组长,他表示,监测是诺日朗瀑布生态修复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修复的终点。

赵学勤说,曾经被称为中国最宽的钙华瀑布的诺日朗已经变成了涓涓细流。他们进行了现场勘查,发现了一条长19.4米的裂缝,平均宽度为15厘米,最大宽度为80厘米。裂缝威胁着整个坝体的稳定性。

西田与九寨沟管理局合作进行科学研究。通过适当的人为干预,地震中的石灰华被回填以保护整个诺日朗瀑布。"否则,裂缝会越来越大,可能会坍塌."赵学勤说。然而,人工引导只是让诺日朗瀑布全面恢复的第一步。

他说,事实上,2018年6月,诺日朗瀑布已经恢复到现在的状态,但要完全恢复,它必须依靠自然。他们现在进行监测,只是为了掌握相关数据,景区管理部门根据这些数据对景区进行更加科学的管理,为景区的自然恢复创造更好的条件。这种监测可能持续5至10年。

团队负责人戴群伟博士表示,他们按照同质性、阶段性和自然增强的科学方法,成功修复了诺日朗瀑布受损部分。目前,瀑布坝顶稳定,微生物结构恢复良好,但仍有少量受损植物需要时间。他说这是这项专利技术在世界上的首次成功应用。

诺日朗瀑布“补钙”团队

据新闻报道,2017年8月8日,四川省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九寨沟风景区的诺日朗瀑布遭到严重破坏。地震导致瀑布钙质体坍塌约20米长。地震发生后,西南科技大学环境科学与技术学院的戴群伟写了《九寨沟震后钙华景观探索、恢复与保护建议》经过相关专家的一致认可和推荐,西南科技大学是第一批获准进入九寨沟风景区进行初步采样工作的学校。

据西南科技大学报道,2017年10月16日至21日,由西南科技大学12人组成的污染物安全与控制小组进入九寨沟风景名胜区的主要震害区,对霍化海、诺日朗瀑布等核心遗址进行应急监测,大坝孔隙检测与风险评估,重点区域钙华分析,编制修复公式。

报告称,新生污染物安全控制小组以“自然修复为主,人工干预为修复工作的核心指导思想,坚持“同质性和阶段性”原则,选择环保材料进行保护性修复。

在早期的科研工作中,戴群伟通过对黄龙地区钙化水的研究,发现钙化坝可以自我修复。每年,当洪水季节在十月左右,黄龙多彩的池水将保护大坝中一些贫瘠、退化和变黑的钙华。新生的钙华将自然恢复,使大坝的景观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因此,可以得出结论,“水”是维持碳酸钙存在的基础。

然而,九寨沟石灰华的成因与黄龙地区不同。九寨沟钙华的成因是土壤中的表生钙华。九寨沟水体中碳酸氢根离子比黄龙低2 ~ 4倍,沉积速率远低于黄龙。因此,九寨沟石灰华景观的自修复率远低于黄龙石灰华景观。因此,当九寨沟石灰华体发生大规模破坏时,仅靠自然修复无法保证修复效果。

根据九寨沟石灰华的特殊现象,戴魏群教授提出了一个新的修复概念:微生物矿化。变石坝的微生物,尤其是藻类,对碳酸钙沉积有双向调节作用。

在九寨沟霍华海坝体的现场调查中,小组发现少量微生物正在修复堆石坝表面的碳酸钙。丝状藻类、硅藻等对表面钙华进行生物修复,形成致密的保护层,这是微生物钙华共沉积的有利方面。因此,通过仿生技术,发明了微生物喷雾剂来促进钙华的地质形成。